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红色故事

联系我们

遵义市初心堂文化培训中心
联系人:邹主任
手机:18286247701
QQ:1918062019
电 话:0851-28229900
负责区域: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四川、安徽、新疆、陕西、云南、江西、西藏

我军在乌江“替”蒋介石指挥国民党军

添加时间:2019-08-01 16:24:12 来源: 浏览次数:

     
      中央红军鲁班场战斗后,被打懵来的国民党军不敢轻易跟踪追击,红军遂于1935年3月16至17日在茅台及附近地区向西第三次渡过赤水河。渡河后,毛泽东即率的电台,伪装主力,大张旗鼓地向川南前进,造出北渡长江的架势。并派出工兵连长王耀南率队前往二郎滩、太平渡渡口,侦察保护二渡赤水河时搭建的浮桥。正当国民党各路“追剿”大军奔向川南时,毛泽东等率红军主力经二郎滩、太平渡第四次渡赤水河,秘密回师黔北。3月30日,红军主力向南直插,开始于安底附近南渡乌江。军委命令:红一军团一师从沙土经沿江到罗家寨;二师由狗场经翁贡水到大塘河渡河点;军委纵队随红一军团进至后山;红三军团由安底、天坝、六村寺、后山到泡木井渡河点;后卫五军团向安底、长坝、大岚头、化龙桥阻击尾追之敌,掩护主力渡江。
      当日,军委二局截获国民党军的动向:周浑元、吴奇伟2个纵队6个师的部队正由安底西北的枫香坝、茅台地区向泮水、新场(今金沙)方向前进。此刻,红一、红三军团及军委纵队正在渡江,红五军团、红九军团则担任着阻击任务。枫香坝、茅台距红军渡江的安底、沙土一带,只有30至50公里的路程,一天就能赶到。同时在乌江南岸20余公里处息烽地带,有国民党军唐云山、郭思演、李抱病3个师的部队对红军实行堵截。而红军要安全渡江,至少需要3天时间。
      红军,又面临十分危急的紧要关头!深夜,在沙土的红军总指挥部里灯火通明。新“三人团”成员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中革军委主席朱德、总参谋长刘伯承,和军委二局局长曾希圣等人在一起研究对策。正当大家苦苦思索时,二局局长曾希圣提出一个妙计,就是利用红军掌握的国民党军的口令和电文格式,冒充正在贵阳的蒋介石给周浑元、吴奇伟发电,命令他们向泮水、新场、三重堰方向前进,从而将敌这两部主力调开。毛泽东等听后立即拍案叫绝,肯定这个方法可行。同时,毛泽东指出,冒充蒋介石发命令,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因此只能用这唯一一次,以免敌人起疑心,影响整个红军的情报工作。为以防万一,毛泽东、朱德等命令担任后卫的红五军团:应即在苦茶园及其附近赶筑野战工事,于明日顽强扼阻可能南进之敌,并分派游击部队分向泮水、西安寨、马蹄石游击、侦查,逼敌展开,以迟滞敌进,并严密戒备自己的两翼,防敌向我迂回。如敌明日向我猛烈压迫时,应进行有力的节节抗击,最后则扼守大南头、狗场、沙土地段,不得使敌再进,以掩护主力渡河。如敌明日不急追,你们应留在原地待命。
      假电报发出后,周浑元、吴奇伟部果然没有“急追”,而是遵“命”“过泮水,向新场前进,未来苦茶园”,并于3月31日抵达三重堰、新场之间,远离了红军的渡河部队,使红军避免了一场不利的血战。31日下午3时,担任后卫的红五军团也得以南移到乌江边,准备随主力渡江。至4月1日11时,中央红军除红五军团全部南渡乌江,粉碎了蒋介石在乌江围歼红军的罪恶企图。
毛泽东指挥二局冒充蒋介石发出的这封密电,蒋介石至死偶蒙在鼓里不知情。
(本文选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义会议100“趣”》一书,作者系遵义会议纪念馆研究室主任、研究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