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红色故事

联系我们

遵义市初心堂文化培训中心
联系人:邹主任
手机:18286247701
QQ:1918062019
电 话:0851-28229900
负责区域: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四川、安徽、新疆、陕西、云南、江西、西藏

第一水马司令”与“曾保堂开水”

添加时间:2018-04-23 15:36:47 来源: 浏览次数:

      1935年1月7日凌晨,红六团一营营长曾保堂率部诈取遵义城。进城后,曾保堂等一边做群众工作,一边查封军阀、地主和资本家的财产,开仓济贫。由于敌人逃跑前曾破坏了电厂,曾保堂便找到了电厂工程师,并动员了一批老工人,在进城的第二天晚上就恢复了供电。受尽国民党黔军军阀侯之担剥削奴役之苦的遵义群众,看到红军纪律严明,厚待百姓,不禁欢天喜地,纷纷庆祝解放。而红军如神兵天降般强渡乌江、智取遵义的胜利,更是在群众中传为美谈。老百姓纷纷走出家门,成群结队,想看看进城的红军是什么样子。有的还满街寻找“水马”,碰到红军就问“水马司令”在哪里。

      “没啥子特别,身上全是烂泥巴。”不过,即使看到了红军,百姓们还是围着不走,因为自乌江那边打起来之后,逃到这里的黔军都说,渡乌江的红军个个身穿“盗甲”,骑着“水马”,在乌江江面上行走如履平地。后来红军才知道,原来敌军为了掩盖败绩,四处散布谣言,说红军是“水马”帮助过的乌江。
      为了迷惑敌人,鼓舞士气,红六团通信主任刘正故意在营长曾保堂的房门上,写上“第一水马司令部驻此”九个大字。结果百姓们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要求看看红军的“水马”和“盗甲”是什么样子,他们还想看看“第一水马司令”长得是不是人的模样。曾保堂拿出一顶钢盔给他们看,他们不满足,非要看水马和盔甲不行。曾保堂故意逗笑说:“水马盔甲是军事秘密,不能看!”可曾保堂走到哪里,他们就围到哪里,说他是“第一水马司令”,能“飞檐走壁”,那么高的遵义城墙一蹦就上来了。曾保堂想,这正好是个宣传群众的机会。于是,他对大家说:“我们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是领导穷人翻身解放的;我们红军是工人农民自己的队伍,我们一不拉夫,二不派款,三不打人骂人,要打的只是王家烈、侯之担这样的军阀恶霸、土豪劣绅。希望大家组织起来夺回自己的劳动果实。”“第一水马司令”的话,不时被群众的掌声所打断。
      同时,看到部队缺少补给,曾保堂还利用自己是“第一水马司令”,是遵义百姓争相一睹为快的“名人”,做起了生意:把爆米花和糖拌在一起,做成爆米花糕拿到街上去卖。群众吃爆米花糕要泡上开水,曾保堂就顺便把开水也带上一起卖了。另外,还捎带卖白金龙的香烟。于是,在遵义街上出现了“第一水马司令”曾保堂和群众打成一片的和谐场景:他像遵义本地商贩一样担着一个挑子,一头挑开水壶(白铁皮打制的,壶内盛水、壶底灶箱里是燃红的木炭),一头挑小箩筐,盛着碗瓢和物品,前头还挂四方玻璃灯,奔走于大街小巷叫卖,向过往行人兜售。顾客可用开水冲碗,米花打旋,香气喷鼻,既解渴又冲饥。当时曾保堂的战友们,便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曾保堂开水”。

      由于“第一水马司令”买卖公平,对人和气,物美价廉,贫富皆宜,因此“曾保堂开水”深受遵义群众的欢迎。这使他的生意越做越有板有眼,越做越有名气,为解决红军的给养,作出了一定的努力。而在接下来的长征中,“曾保堂开水”这个外号,还闹出了一段笑话。红军撤离遵义后,六团通信主任刘正和宣传队一起打前站,刷红色标语,宣传革命思想。为了缓解部队行军的疲劳,刘主任就故意写下了“曾保堂开水”几个字。部队指战员行军到此,疲劳了,抬头一看到处写着“曾保堂开水”,就都哈哈笑了起来。这个笑话一直在长征路上流传着,成为残酷的战争年代红军指战员们记忆深刻的“开心果”。以至于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曾保堂当年的老战友、原炮兵一位副司令员到山西看他时,还煞有介事的向曾保堂大女儿介绍起这件趣事。

      值得一提的是,曾保堂这位长征中的“生意佬”,还于1982年春天,再一次来到遵义。踏上47年战斗过的地方,他心潮澎湃,思绪万千。他不停地到处走到处看,兴致勃勃地寻访了当年的战斗遗址,重温了智取遵义的经过,并在遵义会议纪念馆即兴挥笔题字“重游遵义”,为革命圣地留下了珍贵的墨宝。
 

(本文选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义会议100“趣”》一书,作者系遵义会议纪念馆研究室主任、研究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