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红色故事

联系我们

遵义市初心堂文化培训中心
联系人:邹主任
手机:18286247701
QQ:1918062019
电 话:0851-28229900
负责区域: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四川、安徽、新疆、陕西、云南、江西、西藏

红军借着茅台酒兴机枪打敌机

添加时间:2018-04-23 15:36:47 来源: 浏览次数:

      叶荫庭,1915年生于江西于都,1931年参加红军,先后担任红三军团特务团通信员、中央军委警卫营排长、教导师机枪连长等职。建国后,任军参谋长、副军长,沈阳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旅大警备区副司令员、顾问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长征开始时,19岁的叶荫庭刚从红军大学高射机枪训练班结业,担任中央军委警卫营机枪连连长。为了对付经常在空中耀武扬威的敌机,叶荫庭带人自己动手,将4挺汉阳造30节式重机枪,装上硬杂木支架、瞄准镜和测远器等配件,改造成代用高射机枪。
      在强渡湘江的激战中,这4挺代用高射机枪初试锋芒,取得击伤敌机一架的战果。可惜的是,这架敌机中弹后,拖着一道长长的黑烟逃掉了。

      1935年3月18日,中央纵队在茅台过足酒瘾后,于茅台渡口第三次渡过赤水河,行进在茅台镇附近蜿蜒的山路上。这时,敌人已被远远甩在后面,可敌机却紧追不舍。红军部队到达长坝槽时,突然前方传来“滴答答、滴答答”防空警报号声。队伍马上疏散隐蔽到了山路两旁的丛林中。一会儿,3架敌机凌空而至,盘旋一阵后,就开始轰炸,丢下的炸弹像一大群黑老鸦飞坠在山林中,立刻掀起冲天的烟尘。敌机从半空俯冲下来,对红军战士扫射一阵,又急急的冲上天空。待红军队伍集结行进时,又追撵上来射击骚扰。如此反复,气得红军战士牙痒痒的。
      更为可恨的是,敌机反复几次之后,欺负红军没有高射炮等重型武器,奈何他不得。为了更为准确的射击红军,飞机飞得又低又矮,机翼掠过连飞行员嚣张的脸都看的一清二楚。这让红军部队中出现了较大的伤亡。战士们个个义愤填膺,趁着酒兴,纷纷向担任机枪连连长的叶荫庭请战。可是,打不打飞机,事关中央纵队目标暴露与否,按规定,必须要有总参谋部的命令。
      这时,警卫营营长杨梅生风风火火地赶到机枪连,向叶荫庭传达了总参谋部命令:“迅速占领阵地,痛击敌机,掩护中央纵队安全前进。”
      “是!”叶荫庭迅速观察一下敌机盘旋的航线,指着附近最高的一棵树,命令道,“以这棵树为火力中心,一排两挺‘高射机枪’东西隔25米,二排的两挺‘高射机枪’南北相隔10米,马上作好战斗准备!”
      4名射手都是班、排干部。为了更有效地发挥火力,叶荫庭亲自操起其中的一挺高射机枪。通过“偏偏簧”,叶荫庭看到敌机已进入我预定目标。这时观测员举着测远器喊道:“敌机高度180米,速度70米/秒。”
      “打!”叶荫庭在“打”字一出口,就扣动了扳机。
 

      “哗——”4挺代用高射机枪组成了交叉火力网。顷刻间,天空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怪叫,叶荫庭定神一看,真漂亮!一架敌机冒着浓烟,翻滚着向山下栽去,“轰”的一声巨响,茅台镇下腾起一道火光和一团浓烟。
      山林中顿起一片欢呼声。另两架敌机见势不妙,夹起尾巴,哀鸣着逃走了。
      战士们检点机枪,一共仅放了85发子弹。酒意尚存的战士们兴奋说:“这才叫喝过茅台酒,机枪也能打下飞机来!”
      此战开创了长征中我军击落国民党飞机的先河。红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代表党中央亲临部队慰问。他说:“你们打得好,打掉了敌机的威风。现在,不再是我们怕敌机,而是敌机怕我们了!你们开创了红军击落敌机的先例,要好好总结经验,向其他部队推广。”
 

      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机关报《红星报》,也在1935年4月5日出版的第13期第二版上,以《红军在茅台击落敌机一架》为题,对此事作了特别报道:
捷报,本月18日,蒋敌黑色大飞机一架低空飞至长坝槽,被我警卫营防空排射弹八十五发,击落在茅台附近。
      报纸上还配以红军击落飞机的漫画,形象地再现了当年红军借着茅台酒兴,打下长征途中第一架敌机后意气风发的喜悦心情。

      当年奉命镇守茅台浮桥让主力部队通过的红军干部团上干队政治委员莫文骅,在1980年冬回忆这些往事时,写自由式诗《忆茅台》三首:

桥上健儿猛进,军后强敌急追。

神速灵巧绕一回,歼我心机白费。

天空铁鸟下蛋(弹),地面尘土纷飞。

解除警报敬一杯,品尝茅台香味。

三日护桥惊险,晴天只盼夕晖。

和衣含笑三分醉,来日行军早睡。

      该诗后选入《莫文骅诗词选》,由书目文献出版社1985年7月出版。在其中第二首诗里,莫文骅不无兴奋地追忆了当年红军借着茅台酒兴机枪打敌机的峥嵘往事。

(本文选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义会议100“趣”》一书,作者系遵义会议纪念馆研究室主任、研究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