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红色故事

联系我们

遵义市初心堂文化培训中心
联系人:邹主任
手机:18286247701
QQ:1918062019
电 话:0851-28229900
负责区域: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四川、安徽、新疆、陕西、云南、江西、西藏

覃应机茅台沽酒 “不差钱”

添加时间:2018-04-23 15:36:47 来源: 浏览次数:

     1935年3月15日鲁班场战斗进行期间,毛泽东作出了在茅台三渡赤水的决定,军委即命令三军团第十三团侦察连为先头部队,向茅台方向侦察前进,相继占领茅台渡口,然后掩护工兵架设浮桥,以备红军从茅台渡口过赤水河。接到命令,侦察连连长韦杰、指导员覃应机立即率队出发,16日拂晓前赶到了茅台。茅台守敌黔军侯汉佑残部听说红军到了长干山,早就于12日率队撤去赤水,只留第七团侯向儒部的一个连驻守茅台。红军先头部队到茅台,首先击溃这个和仁怀县民团督练长徐必成率领的一个民团分队,将徐必成击毙,俘获人枪数十,并迅速控制了茅台镇和赤水河两岸。

     茅台镇坐落在寒婆岭的一面坡上,赤水河从山坡下流过,镇上几乎全是低矮的茅棚,居民绝大多数是衣衫褴褛的穷人。侦察连住在镇上山窝里的一家造酒作坊的老板家里。早晨,侦察连指导员覃应机和连长韦杰察看了镇内外的地形之后,正走到街上,向几位老人询问镇里的民情,通信员跑来报告:在一家酒窖里,发现了满满一窖茅台酒,司务长请示怎样处置?覃应机和韦杰邀上几位老人,一起赶了过去。
才走到酒房门口,就觉得异香扑鼻。走进房里,灯光之下,但见半人高的大圆缸一个挨一个,满满一屋,少说也有四五十缸,缸盖都密封着,只有靠近门口边的一个酒坛盖子被打开了,酒香就是从那里飘溢出来的。
覃应机和韦杰向老人们了解这家酒房的情况,问哪些是新酒,哪些是陈酒。老人们给他们一一指点。随后他们吩咐连司务长,那一缸原先已经打开了的酒谁也不准喝,把它分给大家,用来擦擦身子,泡泡脚,好松松筋骨。另外新打开一缸陈酒给大家喝,但不能喝醉。喝不完,还可以用水壶装上一些带走,其他的保护起来,不准动。同时,覃应机对司务长说,我们的政策是保护工商业者,拿酒要付钱,你先把我们现有的钱拿出来,不够就打条子。
 
     发现了酒房以后不久,镇上老百姓又引他们找到另外两个酒房。他们像对那家酒房一样也将它们保护起来,并且对替老板看管作坊的人说:“我们买卖公平,你们不要害怕。”
上午吃饭时,炊事班给大伙加了菜。菜香加酒香,吃得十分热闹,会喝酒的喝了,不会喝的也尝了。覃应机和当时都不会喝酒,也都尝了几口。大家你帮我,我帮你,用酒来擦身子,又都泡了泡脚,然后躺下休息了一会。起来时,大家都顿觉神清气爽,腰腿灵便了许多。

     下午,渡口的浮桥还未架通,侦察连就奉命先行乘船过河去执行新的侦察任务。临走之前,覃应机交代司务长把那两缸茅台酒移交给后面来的部队。

     长征中红军在茅台镇掏钱沽酒的戎马往事,覃应机在五十多年后故地重游时,居然再次亲耳听闻——

 
     1987年9月,覃应机重访茅台镇。仁怀县政协副主席86岁的周梦生老先生陪他前往。周老先生是当地人,红军长征过茅台镇时,周梦生正在仁怀县中枢镇两级小学当校长。由于对红军早有所闻,知道红军保护贫苦百姓,尊重知识分子,因此红军过来时,他没有躲避,一直留在镇上。覃应机问他:“记得部队到茅台时,我们连队住的是一处山窝,那里街一片茅棚,是一家造酒的作坊。周老可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周梦生忙说:“有这个地方,那是当年华家的作坊。那时茅台镇上有三家造酒作坊,除了华家,还有王家和赖家。我们可以去看看。”

     到了茅台镇,周梦生引覃应机到了那一处山窝,那里果然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地方,只是茅棚没有了,山窝也已被人们填平,盖起了新房屋。房屋门檐上写着“茅酒老窖”四个字。这是现在茅台酒厂的库房。周梦生告诉覃应机:“这里就是当年华家的酒窖,曾经发生过红军沽酒的故事……”说来就有那么巧,这故事的前半段,正是当年覃应机所在侦察连的经历;后半段,是侦察连司务长把酒移交给后续部队以后的事。周梦生说:“后来,这三家酒房的酒陆续给过路的红军沽尽了。红军过去以后,老板回到家来,看到酒房的酒缸都空了,很是伤心,但有人告诉他,缸里有银洋,他忙取了出来,数一数,正好是这缸酒的价钱。老板一缸一缸看去,每一个缸里都有一包银洋,立刻变得又惊又喜,满眼泪花。另两家老板回到家里,房里的酒缸也空了,但他们有的也找到了银洋,有的拿到替他们看管作坊的人交来的光洋和借条。”

     周梦生知道覃应机是红军长征中的一员,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覃应机恰恰就是当年沽酒的红军中的一个。当覃应机告诉他的时候,周梦生乐得抓住覃应机的手不放,连说:“幸会!幸会!”

     周梦生所讲述的红军茅台沽酒“不差钱”的历史故事,在由长征时担任红军总政治部敌工部干事李志明创作、中国青年出版社1957年出版的《长征诗草》一书中的诗歌《茅台酒》里,也有真实的反映:
 
没有月亮没有星,
踏过沙河爬过山岭,
公鸡啼叫天发亮,
红军走过茅台镇。
 
眼发花来头发晕,
人在梦里夜行军,
想喝一口茅台酒,
解解疲劳爽爽心。
 
茅台酒呀喷喷香,
一瓶一瓶摆在窗台上,
看着酒瓶心里痒,
不敢走近窗台旁。
 
情愿喝喝凉水清清口,
不要为了喝酒失人心,
人心有钱也难买,
人民的利益记在心。
 
(本文选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义会议100“趣”》一书,作者系遵义会议纪念馆研究室主任、研究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