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红色故事

联系我们

遵义市初心堂文化培训中心
联系人:邹主任
手机:18286247701
QQ:1918062019
电 话:0851-28229900
负责区域: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四川、安徽、新疆、陕西、云南、江西、西藏

智取遵义先头团团长返乡“务农”

添加时间:2018-04-23 15:36:47 来源: 浏览次数:

    1992年6月12日上午,时任遵义会议纪念馆主持工作的副馆长费侃如,在遵义会议会址接待了一位一身农民打扮的“特殊观众”——1935年1月智取遵义城的红军先头团一军团二师六团团长、后来竟回到家乡湖南省浏阳县淳口乡当农民的老红军朱水秋。

    据史料载:1935年1月4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突破乌江后,即向遵义城挺进。黔军第二十五军副军长侯之担得知红军渡过乌江,率部撤往桐梓。黔军前敌总指挥侯汉佑所属3个团,约3000余人防守遵义城外围据点深溪水、桑木桠、忠庄铺、马鞍山、丰乐桥等地,城内有城防司令部及两个营防守。1月6日晨,红军先头团一军团二师六团在团长朱水秋、政委王集成率领下,从团溪镇冒雨出发。下午,一营到达深溪水山脚。山上守敌一个营,据守左右两个碉堡。因天下大雨,黔军毫无戒备。一营实施强攻,活捉200余人,其余皆击毙。经审问俘虏获悉,遵义守城黔军得知红军渡过乌江,己如惊弓之鸟,军心溃散。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指示朱水秋、王集成率领六团智取遵义城。经过认真筹划,6日晚,朱水秋团长和一营营长曾保堂,带领一营和一军团侦察连化装成溃退黔军,由10余名愿为红军效力的俘虏带路,从深溪水出发,经两小时急行军,午夜抵达来熏门曾保堂令俘虏向守城哨兵喊话,哨兵认为是自己人,就将城门打开了。朱水秋曾保堂等立即率部迅速冲入城内,占据城楼,守兵交枪投降。红军占领新城,驻于老城的黔军城防司令侯汉佑闻讯,连夜从北门向娄山关方向逃走。黔军大部人马丢弃老城从北门溃逃。红军当即阻击,迅速攻占老城,占领黔军城防司令部,俘虏黔军几百名,缴获大批枪支弹药。7日凌晨,刘伯承率红军大部队进城,宣告遵义解放。

    率领红军先头团以少胜多智取遵义城红六团团长朱水秋,1937年8月担任八路军总部特务团首任团长,时任团政委是后来担任总后勤部副部长的邱创成中将。1938年,朱水秋战伤发作,请假到武汉协和医院医治。在武汉治伤期间,湘鄂赣特委负责人罗梓铭到长江局汇报工作,见到同乡老友朱水秋。为加强后方抗日力量,他向长江局领导力荐朱水秋到特委工作。经周恩来、叶剑英批准,朱水秋调任湘鄂赣特委军事部长,在新四军平江通讯处(特委秘密机关)工作。1939年6月12日震惊中外的“平江惨案”发生,罗梓铭等六位特委负责人惨遭杀害,朱水秋因公外出幸免于难。由于他此后更名改姓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以至于他被很多人误以为已经在“平江惨案”中牺牲。在新中国成立后,仍有一些书籍误将朱水秋也作为“平江惨案”牺牲的烈士来记述。

    惨案发生后,湘鄂赣边区斗争形势更加严峻。特委决定派朱水秋回家乡浏阳县,与朱冬枚等同志挑起县委工作重担。为躲避敌人的迫害,他又转移到湖南湘乡县,化名张山福,以织布为掩护,继续开展党的地下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形势的恶化,抗战胜利后,朱水秋回到家乡,隐姓埋名,成为了地地道道的农民。

    新中国成立后,组织上开展寻找离散红军人员的工作。经过认真的调查核对,发现他虽然多年离开革命队伍,但没有叛党变节。于是组织上按当时的相关政策,恢复了朱水秋的团级干部待遇,任命他为浏阳县人民武装部副部长,并在浏阳县城为他安置了住房。

    1955年,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授衔,朱水秋得知自己的老战友、老搭档被授予上将、中将、少将军衔,而自己在很多战友、部下的眼中俨然“烈士”、“失踪者”。为此,他专门乘火车到北京,一是见一下多年未见的老战友,二是想请组织上落实政策。北京军区领导特地通知朱水秋老战友、时任山西省军区副司令员的少将曾保堂来京陪同。看到老战友们一个个威风凛凛,肩扛将星,朱水秋百感交集,心想如果不是1938年的战伤折磨,如果不是在武汉治病时与老乡的那次偶然相遇,朱水秋的命运完全可以改变,他也有可能佩戴上闪闪的将星。看出老战友心思的曾保堂,深情地对他说:“老朱呀,你是老党员,你是我的老领导,是我的老战友,你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你这种情况在全国是很多的,当初因伤转业到地方的人很多,相信党组织会逐步解决的。”听了老战友推心置腹的一番话,朱水秋很快也就释然了。

    1959年,朱水秋因旧伤复发离休退养。他经常义务向青少年作革命传统报告,用自己的革命经历教育后人。在1992年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时,他在接受费侃如采访时说,当初革命,就是为了让大家不再过当牛做马的日子。今天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他已经很知足了。1994年8月,朱水秋在浏阳病逝,享年84岁。一位红军队伍里赫赫有名、战功卓著的团长,最终回归了淡泊,在平凡中走完了自己的人生路。
 
(本文选自作者所著的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9月版的《遵义会议100“趣”》一书,作者系遵义会议纪念馆研究室主任、研究馆员。)